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国产恐怖游戏《纸人》涉及了哪些民俗?

图片:《纸人》

疯癫的A兵者,理工宅男一枚~

ag环亚集团 www.jhyl822.cn (多图预警~)

勉强回答一下:

《纸人》目前只更新了第一章,内容较少,涉及到的民俗确实不多,大多已经是常见文化元素了,只有一些典型、常见的中国古代宗教、生活习俗,没有特别强的民族和地区元素。只能粗略整理如下,大多都是大家生活中耳熟能详的案例:


关公崇拜(牌匾“威扬六合”,著名民间信仰)

在游戏宣传片和开头部分中,我们可以看到家中最大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威扬六合”四个大字,这实际上并不是“原创”:

“威扬六合”四个字实际上取自洛阳的关林,为慈禧太后题写。据传,关林是当时三国时期关羽首级的所在地,魏晋之后受到历朝历代官方的认可和祭祀。

现实中的“威扬六合”牌匾如下,有空去洛阳的朋友推荐去看一下,因为这是中国民间信仰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关公信仰:

关公信仰是中国民间非常重要的一种文化符号,其原型完全来自中国本土人物,但是与各种外来、行业结合,成为中国民间信仰中最独特的一个。关羽生平大家都知道,是作为三国时代名将而为人所知,生前是威震华夏的“万人敌”,成为熊虎之将的代名词。

关羽死后在中国民间获得“殊荣”超越了生前,这是极其有趣的民间信仰演化过程(另一个极端的民俗案例是李靖,生前驰骋疆场不败,生前军事成就超过关羽,死后成为天庭中懦弱怕事的天王),同时关羽也再和中国本土宗教、外来宗教行业结合。一方面,是官方祭祀的“武圣”,同时又是道教中敕封的“伏魔大帝”(尤其江南地区)、佛教中的“伽蓝菩萨”(护法神)、还是儒家内部认可的“恩主”,属于少数儒释道三家认可的信仰。而且多个行业奉为守护神,是民间中的“武财神”,甚至因为义气的描写,成为不少社会边缘暴力团体青睐的对象。

游戏中,殷家宅院的主人是一位驰骋沙场的武官,属于军人行业,在家里有这种信仰和牌匾,是比较符合“行业”的特点的。


魇镇 / 巫蛊 / 诅咒娃娃(著名民间巫术)

在《纸人》中,“诅咒娃娃”是游戏最初拿到的几个道具之一,也是后面用于解谜(平衡跷跷板)的道具之一,实际上这个东西在中国流传已久,而且名称甚多,也有很多附会的东西在里面

这种东西源起于早期的“民间巫术”,起源说法不一,但是相对而言在中国南方地区较为流行,而且这种东西多次见诸史册,多个历史事件都与这种“诅咒娃娃”相关。

这种巫术的核心,在于使用一个木偶或者木人,贴上诅咒对象的生辰八字(或者头发等),或者刻成那人相貌,用针扎或者贴上符咒等,进行诅咒。一般古代的人认为,这种情况轻则给诅咒人带来厄运,重则造成死亡。

这里必须强调,这是一种封建迷信,完全没有用,但是用“巫蛊”罪名进行栽赃,可是中国朝堂之上千年以来的手段。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乱”,趁卫氏衰微,和太子不睦的大臣乘机以“巫蛊”的罪名告发太子,引起汉武帝和太子之间的猜忌:

历史记载如下:

女巫往来宫中,教美人度厄,每屋辄埋木人祭祀之;因妒忌恚詈,更相告讦,以为祝诅上,无道。上怒,所杀后宫延及大臣,死者数百人。
江充自以与太子及卫氏有隙,见上年老,恐晏驾后为太子所诛,因是为奸,言上疾祟在巫蛊。于是上以充为使者,治巫蛊狱。充将胡巫掘地求偶人,捕蛊夜祠、视鬼,染污令有处,辄收捕验治,烧铁钳灼,强服之。民转相诬以巫蛊,吏辄劾以为大逆无道;自京师、三辅连及郡、国,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

上文取自司马光所著《资治通鉴》,对于汉武帝晚年“巫蛊之乱”的描写, 就是挖出各种所谓的“巫蛊娃娃”,作为“罪证”,最后直接导致了长安军民血战,以及牵扯数万名政治、军事人物,对西汉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但是,实际上,在中国宫廷政治中,这些“肮脏的巫术”一直都没有消失,直到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这些东西依然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换汤不换药,清朝康熙年间的“魇镇”,就是类似的东西:

康熙晚年,“九子夺嫡”的故事大家都不陌生,争夺诸君之位的过程中,一说大阿哥就曾经给皇太子埋下过“魇镇”,其实就是类似的木人,名字和具体操作确有变化,但是本质上还是原先那一套。

应该说明,这种所谓的“诅咒娃娃”并不是“中国特产”,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而且大同小异,这是英国版本的“巫毒娃娃”:

这种民俗可谓是世界各地都有,以物代人,进行扎针、断手等方式表达恨意,几乎是屡见不鲜,欧洲、亚洲甚至非洲都有类似的民俗,属于相当古老,但是经久不衰的一种民间巫术,当然,自然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而且没有任何效用的。比如,被下了巫蛊的汉武帝活得好好的,然而下巫蛊的人都死于非命了。


腰牌

腰牌是游戏中,标示各个人物职位、信息的道具,可以在抽屉等地方搜集到。除了游戏流程之外,也一定程度上交代了游戏中各个人物生前的“身份”和“职位”:

然而,实际上历史很长一段时间中,腰牌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民间并不普及,大多数都是官吏佩戴腰牌,标示自己的职位等内容。

腰牌在中国历史发展中,其实范围逐渐扩大,走入民间成为民俗,不少低层的人也开始拥有自己的腰牌,基层如管家等也都有自己的腰牌。

以下是《湖南民俗志》中对于“腰牌”的一种描述,与游戏中的腰牌形象有一些差别,不过大体上相近,不过形状上并不完全一致:

这种腰牌在清代实际上,已经是民间重要的标识之一了?!吨饺恕贩⑸适卤尘坝Ω檬峭砬迨逼?,辛丑条约之后,所以比较符合历史和时代背景。


观世音信仰(佛教三大世俗信仰,中国本土特色)

游戏《纸人》之中,玩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基地”,即“安全房间”,里面供奉着可以保佑主角的“神明”,即“观世音菩萨”:

佛教三大世俗信仰(观世音菩萨、弥勒佛、阿弥陀佛)均为“法身佛”,其中观世音菩萨在中国民间信仰中有广泛的基础,而且具有很强的中国代表性。

在佛教本土化之后,汉传佛教有很强的世俗化倾向,观世音菩萨、弥勒佛、阿弥陀佛三大世俗信仰成为中国民间信仰主流:

其中,观世音菩萨信仰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国佛教元素,其传播过程极具研究价值,因为传播中涉及了观世音菩萨的“阴性化”或者说“女性化”过程。唐代之前,观世音菩萨在民间形象中,大多以男性形象出场,而到了宋朝之后,观世音菩萨形象女性化较为明显,流传至今,大多数人心目中的观世音菩萨已经相当“女性化”,《西游记》电视剧中也大多启用女性演员演绎这个角色。

在民间选购护身符之中,根据“互补”的原则下,甚至产生出来诸如“男带观音,女带佛”这种世俗化的解读。而在游戏之中(背景设置在清代),这个形象已经相对固化,于是在游戏《纸人》中,“观世音菩萨”依然是相对女性化的形象出现,而且成为男主角的“守护神”。


京剧花脸形象(护院王勇,象征鲁莽、刚直、忠勇)

游戏《纸人》中有各种各样的鬼魅,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护院王勇,不过不知道各位是否留意,和各种面目狰狞扭曲的鬼不同,他的脸部不是真实的人,而是一个脸谱:

这是京剧中的“花脸”,你们对比一下,因为京剧中“净”大多勾画脸谱,所以有花脸之称。(其他如“丑”等勾画部分脸部的,叫小花脸)大多是成年男性,大家熟悉的《水浒传》中的“鲁智深”以及《三国演义》中的“张飞”都是类似的形象,具体如下图:

虽然,也有曹操这种角色,不过这种花脸形象在民间已经有固化倾向,这种花脸角色大多是成年男性,而且性格刚直、忠勇。而在游戏《纸人》中,通过日记以及碎片化信息,我们可以知道护院王勇实际是殷家老爷(武官)的老部下,离开军队之后,成为了护院,他的房间中充满了各种刀剑和武器,被封印的时候,他说自己一生坦坦荡荡,忠于老爷,最后自杀而死。这与民间形象中花脸的印象是比较符合的。


礼佛佛香习俗(印度佛教中国化产物)

游戏《纸人》中,观世音菩萨像下面就是一个小香炉,每一次读取游戏进度以及重新开始游戏,都会从上香开始:

佛香文化本身在佛教中起源很早(一说是佛祖释迦牟尼弘法的时候,为了防止弟子睡着,使用香料提神),但是游戏中这种现代人耳熟能详的“三炷线香”(这种形状的香),却是在中国本土化的产物之一:

中国在唐宋之后,线香就开始大规模在本土佛教中普及了,线香之后在唐代远播海外。中国线香的“三炷香”完全是本土化产物,关于这个三说法很多

佛教一般认为供养“佛”、“法”、“僧”;

佛教一般认为代表“戒”、“定”、“慧”;

不过,其他人认为“三炷香”起源于中国本土的道教,也是三炷香;

还有另外一些人认为,起源还要更早,在春秋早期祭祀活动中,中国已经有艾草进行类似祭祀活动的习俗。

游戏《纸人》中,已经是清代之后,三炷香已经成为惯例之一。然而,应该强调,在其他佛教国家中,三炷香并非定式。(在中国是主流)不知道有没有同学去过泰国、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国家,那里也有很强大的佛教信仰基础,而上香的说法很多,各种数量都有,各个地区不同,不可一概而论。


虎头铃铛(民间辟邪)

纸人游戏中,有一个谜题是解开门口的虎头铃铛,根据虎头铃铛文献(润湿之后)的提示,最终打开这扇门:

实际上,虎头铃铛在民间相当常见,而且有自己的寓意,最常见的用法是用来辟邪?;⑼妨孱蹩梢韵裼蜗贰吨饺恕分杏糜诿趴?,也有用于婴儿,甚至用于窗户、床下等等,一般认为,这种虎头铃铛是用于“挡煞”的用品。

现实中的虎头铃铛也大体是这种形象(如上图),因为一般用于辟邪,所以并不被认为是邪物,很多人都会购买,和游戏中作用差不多,至今依然是“活民俗”,制作生产和使用虎头铃铛的人都大有人在。


金刚橛(因藏传佛教而为人所知法器)

这是游戏中玩家最重要“武器”,用来封印各种纸人的“法器”,和上面的佛教元素不同,这种器物是彻头彻尾的印度法器,在中国本土并不流行,是随着藏传佛教的引入,才开始被民间奉为“神器”的,大家注意这里说的“金刚橛”和我们常见的“金刚杵”并不是一个东西:

这是佛教文化的一部分,不过其实中原地区的汉传佛教中,这种法器其实不算常见(但是有),这种法器是密宗佛教较为常见的存在。从形态上一端是佛像,一端是棱形的,区别于“金刚杵”等法器。

这种金刚橛实际上源于印度的一种武器,雅利安人征服印度北部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形状的武器,被印度佛教吸收。后来在印度佛教密宗化之后,成为最常见的法器之一。

不过很遗憾,密宗在古代中原地区没有信仰基础,密宗佛教在印度又衰落得很快,中原地区又被汉传佛教大乘八宗统治,尤其是净土宗、华严宗和禅宗,中国人对“金刚橛”认知不多。但是,这种法器在藏传佛教中(主要受密宗影响)完善保留。

随着藏传佛教在元代、清代大规模进入中国之后,藏传佛教对中原地区影响日益广大。承德避暑山庄中,就有普陀宗乘之庙(即大家常说的“小布达拉宫”),就是藏传佛教。这些外来的佛教宗派元素渐渐在民间传播,不少成为“神秘元素”,进入到通俗小说、民间故事之中,而金刚橛成为“辟邪法器”之一,这与游戏《纸人》清代背景比较符合,并不违和。


鬼打墙与镜子相关

游戏《纸人》中,有一个关卡是在一个布置相似的屋子中不断打转,然后通过镜子的线索,找到离开房间的路:

这种在夜间不断在一个相似场景中迷失方向的,有种通俗的民间叫法是“鬼打墙”,就是人好似一直在一个方向走,但是实际山却原地打转。对于这种情况,已经多种解释了,从圆周运动到视觉错觉,然而民间依然认为这是“鬼”在作怪(自然是无稽之谈)。

这种现象在游戏《纸人》中,就是玩家在屋子中沿着一个方向走,还是会走回去,需要借助对着门的镜子指示(不同颜色)才能走出。

然而,传统的中国风水中,其实是很忌讳镜子直接对着门,就这个设定来说,这个房间确实从古代风水角度属于“凶宅”。一般认为,镜子属阴性,对门很容易招来鬼魅、恶煞等不祥的东西,一般镜子都不对床、不对房门、也不对厕所门等:

实际上,镜子这个元素,在绝大多数都市传说、怪谈中都大幅出现,作为鬼魅指示之一,中国民间也有所谓“照妖镜”传说,“镜灵”更是中外热门题材,都是因为镜子特殊反射元素所致。比如外国的镜中血腥玛丽,这个与游戏《纸人》关系不大,这里不展开,有兴趣可见:

疯癫的 A 兵者:【神怪录】都市传说中的“血腥玛丽”


佛珠颗数

最后,我想吐槽一下,游戏《纸人》中,陈妈是忠实的佛教信徒,这是游戏中她所佩戴的佛珠,然后其实,这颗数并不是常见佛珠的颗数:

这种“念珠”,常见颗数从 14、18 到 21 较为常见,而陈妈作为佛教忠实信徒,却带了一个 19 颗佛珠的“念珠”,给我感觉好像不是那么严谨。

暂时整理这么多,随着游戏剧情开展而不断更新~

更多相关民俗学内容,敬请关注专栏——都市传说研究:

都市传说研究

只谈学术研究,只谈民俗学社会学含义,不谈怪力乱神,不谈封建迷信。

如有不妥之处,求轻喷,欢迎爱好者们一同讨论~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漫威是否会毁了电影艺术? ag环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