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从产业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美国制裁华为会产生哪些影响?

图片:edar / CC0

司马懿,三国英雄士,四朝经济臣

ag环亚集团 www.jhyl822.cn 博士二年级的时候,我和导师帮助法国规制部门研究两家法国超市在某个区域的竞争政策问题。

我说:「这两家规模和市场份额都差不多,数据显示他们的市场份额分别是 21% 和 19%,基于这个市场份额,我们就能根据货物的成本来定义他们的最优定价问题了」。

这个时候导师说了一句:你如果这么想那就错了,市场份额是竞争的结果,而不是竞争的前提。

现在想来,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理解华为乃至于中国相关产业的产业链发展。

美国对华为的「黑名单」攻击,在公司层面上有个专门的词,叫做 foreclosure。这个词在金融里面有其他的含义,但是在产业经济学里面,就是公司利用自己的市场力量,限制或者禁止自己的竞争对手获得「瓶颈」访问权的行为。

「瓶颈」是指的关键的资源,可以是市场渠道,也可以是技术专利等等。一般来说,这种限制所带来的总收益是负的,所以国家往往需要制定各种相应的竞争政策来加以限制。但是如果把这一套理论映射到国际上,就失去了「竞争政策分析」的意义,只能进行一些状态分析。因为没有高于国家的强制执法机构,也并不存在国际间真正意义上的「规制部门」。

如果我们暂时忽略掉美国公司内部的利益冲突,把「美国」看做一个整体的话,美国拥有完整的手机和电脑的产业链,而华为,或者干脆说中国也只拥有产业链的一部分;现在大家共同在全球的市场竞争;那么美国通过卡住「瓶颈」——也就是关键的软硬件资源,限制了华为在国际市场上的发展,那么显然「美国」作为一个整体收益是可以增加的——即便全球的收益是下降的。

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智能手机市场是一个高度饱和的市场,即便我们把华为从地球上瞬间擦除掉,它空出来的市场份额并不会白白消失,本来会选择华为智能手机的消费者会选择其他品牌的手机,还是会用到美国供应链的产品,所以美国的「瓶颈」从中期来看未必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宏观来看收益反而有可能增加——因为如果华为倒了,占领华为留下的市场空白的手机厂商很可能是美国控股更多的一家企业。

很多观点认为美国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实不然,从超短期来看或许如此,因为华为瞬间被切断供应链所带来的伤害确实是供求双方的;但是无论是电脑还是手机,都不是一个新兴的、需要厂商自己去开拓发展用户群的市场,少了一个主要竞争者,其他还在这个行业的公司会把空出来的市场份额瓜分掉,这些在华为供应链上受到严重震荡的企业会有一个缓慢恢复失地的过程——只不过购买他们产品的不再是华为,而是其它在华为被禁过程中得益的公司。

而在消费者端,消费者是确切无疑受到损失的。这一点可以用「显示偏好原理」来论证:因为 Google 不能继续给华为提供 Gapps,那么在国际市场基本上华为手机就没有竞争力了,至少在短期内,Gapps 对于 android 的意义是不可替代的。那么这部分本来想要购买华为手机的消费者就会因此不买手机吗?显然不会,他们会用其他的品牌作为替代。而在没有被制裁之前,这部分消费者的最优选择是华为,现在因为制裁,他们都选择了自己次优的选择——从最优到次优所降低的效用之和,就可以看做是因为制裁而造成的消费者福利的下降。

其实上面这个例子,也说明一点,就是单独的看「华为多么重要,华为占据了美国企业供应链上多大的份额」这种静态的分析,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产业供应链的终点是消费者市场,如果消费者市场没有明显的变小,那么供应链中的某一段多一个或者少一个非垄断的企业,整个产业供应链是可以自己恢复的?;氖谐》荻钏淙磺看?,但那是竞争的结果,并不真的由华为所「拥有」,一旦华为消失了,这部分市场份额会归属于其他没有被限制的企业。就像在文中开头举的例子一样,虽然两家企业确实是在平分市场,但是那是竞争的结果,而不能给定自己天然就拥有 30%的市场份额然后去算自己的最优价格。

基于同样的道理,太强调美国企业的「不可替代性」在长期来看,也是过于悲观了。

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规模效应」,就是随着产量的增加,生产每一个商品的平均成本会下降。芯片产业就是最最典型的例子。建厂的时候特别烧钱,前期投入、无论是研发还是设备都非常巨大,但是一旦进入流水线生产,生产的越多,卖出去的越多,单个芯片的价格就越低。Intel 的前 CEO 格鲁夫曾经说过:如果全世界每个人都买一片 Intel 的 CPU,我可以把 CPU 的价格定成 1 美元。 虽然是戏言,格鲁夫也知道不可能人人都买一片 Intel 的 CPU,但是这也反映了在这个行业「走量」是多么重要。

这种行业属于天然具有「垄断」属性的产业。我们假想一个市场上有两家完全一样的芯片厂商,Intel 和 AMD 均分这个市场。因为规模效应相同,所以假设没有研发,它们的成本、定价和功能都完全一样。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顾客脑子一热,从 AMD 换成了 Intel 的芯片,那么 Intel 就可以多生产一片,AMD 就要少生产一片,也就意味着 Intel 的平均成本,就此低于了 AMD 的平均成本。那么因为平均成本低了,Intel 就可以稍微降一点价格来吸引顾客,从而市场份额更加扩大,从而继续降低价格……从而最终把 AMD 完全排挤出市场。 因为一个顾客头脑一热而造成了市场份额的偶然扰动,直接启动了一个公司的正向循环,从而就成为垄断者。但是其实这并不意味着 AMD 的产品就比 Intel 要差——根据我们的假设,两者完全相同,只是这种「谁先走到量谁就爆发」的行业特点,决定了这样的行业只能有极其少数的赢家。

现实虽然比我们上面的模型复杂,但是其实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芯片行业,集中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Intel、高通和 TSMC 在过去的十几年内不断的在消灭对手,成长为自己所在产业的巨无霸。但是其实这并不意味着离开了这些公司,世界就真的一片黑暗了。因为有很多的「潜在市场进入者」,被这些行业巨无霸强大的规模效应压的几乎没有可能正面和他们竞争,所以没有市场份额,也不为大众所知。但是一旦禁运长期化,这些平时隐藏在角落里的企业就会纷纷走上台前了。

桌面 CPU:

中国本土其实也是有 X86 授权的,兆芯是从台湾威盛继承的完整的 X86 授权,并且现在就有可以量产的 X86 处理器,大约和 Intel 第六代的中低端处理器 i3 系列差不多。

这些处理器其实都是和当前的主流操作系统平台和软件兼容的,但是因为技术上毕竟落后 Intel 好几代——自己最好的处理器也就是人家 2015 年的中低端的水平,在平常的商用机器上很少能见到,但是如果禁运长期化,1 年、2 年、5 年呢?相当于兆芯突然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和客户群,到时候资金会有的,人才也会有的,技术进步只会比现在更快。

并且兆芯其实也不是没有竞争者,共同拥有 X86 授权的还有海光,禁运长期化就会给这些基本没什么知名度的企业更大的空间。

手机 CPU:

其实不光是手机,主要是 ARM 架构。X86 系列因为历史原因(PC 诞生在美国),比较美国中心化。而 ARM 是英国公司,智能手机又是最近这十来年的事情,所以 ARM 价格相对来说比较去中心化,拿到授权的企业很多,托智能手机的福,ARM 架构在国内的技术储备本来就很不错,比 X86 好很多?;梓胂盗?CPU 也早已登堂入室,可以正面和高通竞争。

包括在服务器 CPU 方面,ARM 也对 Intel 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岸问奔浠构剂颂┥椒衿?,就是 ARM 架构的。

芯片生产:

绝大部分芯片都是 TSMC,也就是台积电代工生产的。TSMC 一家公司,占据全世界芯片生产大约 50% 左右的市场份额。这是一个「没有规模效应就去死」的行业。一个芯片加工厂建起来需要几十个亿美金,然后每天几百万美金的折旧,而每隔几年要大换生产线??梢运翟谌魏我桓隽鞒躺辖档湍敲幢砻嫔衔⒉蛔愕赖囊坏愕愕ノ怀杀?,在天量的芯片生产下,都可以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利润。

其实中国大陆是有芯片生产能力的,中芯国际 SMIC 的总部就在上海,而在北京和天津都有生产厂。当然技术上中芯国际和 TSMC 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中芯国际目前能提供 28nm 的工艺,刚扭亏为盈还没几年,而这个工艺是 TSMC 在 11 年就达到的了,好消息是部分 14nm 的生产线去年好像也开工了,不过 7nm 技术还是 TSMC 世界独一份。

操作系统:

这个其实最没有什么悬念,尽管硬生生的造一个完全兼容 windows 的操作系统很有难度,但是 GNU/Linux 和 Android 本来就是开源的,国内对 Linux 的改造和汉化也几十年前就进行了。

即便是最极端的情况下,Google 不再为 Android 贡献代码,转而去做闭源的操作系统,那么基于现在的 Android 下面由国人自己开发也没有根本上的困难。Linux 的办公套件也很成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能对于游戏娱乐,真没有了 windows 确实不好办。不过国内对于联网社交类游戏的需求还是很大的,如果禁运长期化,国内 Linux 机器普及化,那么腾讯很可能会扛起 Linux 游戏的大旗,把吃鸡之类的爆款在 Linux 平台上做出来……可能唯一收到实质损失的,就是单机游戏玩家了。国内的市场至少在目前是不足以吸引来大厂单独为之迁移到 Linux 平台上的。


我们看到的只是均衡的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市场力量的博弈。一旦禁运长期化,这些被原来美国企业规模效应所压制的中国企业其实会获得更大的空间,虽然技术短时间内依然落后,但是并不是完全没有替代的,我们看到的某些市场被美国企业垄断是因为从市场的角度上讲,让他们垄断是一个双赢的选择而已,并不代表真的没有技术储备。

我比较赞同一位朋友的观点:美国如果全面对华进行高科技禁运,天不会塌下来,中国人能用到的芯片和高科技硬件大约也就是回到十年前的水平罢了。而沿着十年前的水平向前赶,因为有后发的优势加上来自其他国家的技术交流,距离依然是能够逐渐缩短的。

如果这种类似的中美对抗一再发生,那么中国和美国几乎肯定会走上不同、不兼容的技术路线,会有各自的高科技硬件以及互相不兼容的协议。到时候世界就会出现:以美国为核心,有一套技术规范和软硬件配套协议,然后有一批国家会使用它们;而以中国为技术发源地,也会有一批国家都采用中国开发的技术规范和软硬件协议,从而形成了一套新的产业链;在两大势力之间会有一些相当于缓冲地带的国家,同时采用两种协议和规范。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这样是不好的,因为相当于凭空产生了很多因为技术规范不兼容而产生的摩擦。但是,显然这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综合一下,从超短期来看,制裁所引起的震荡对中美来说是双输的;而随着时间的增加,华为丢失的市场份额会被其他的公司所占据——而这些公司别无选择,还是要采用美国的供应链,故而中期来说,美国会从本次制裁中得益;而长期来看,因为全球产业链的分裂,美国整个供应链的重要程度会不断下降,所以就收益而言,美国从制裁中获得收益会是一个倒 U 型,而中国的收益是一个正的 U 型——现在制裁不死,等建成了独立的产业链,就再也不怕制裁了: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什么中国电视剧总是翻拍? ag环亚集团